农业现代化,如何培养高素质农民

丰硕农业科技网

“目前水稻长势良好,具备高产基础。” 这些天,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区的种粮大户朱春华正忙着在稻田里开展水稻管保作业。

50年前,祖父母用牛耕地。 30年前,我的父母用小型手扶拖拉机耕种。 如今,大型拖拉机和植保无人机都用于耕作。 “以前,一个人每天只能手工插秧0.7亩左右,现在一台大型插秧机一天可以插秧60多亩。” 朱春华算了一笔账,发现全部采用机械插秧,每年可节省近10万元成本。

农业自古以来就被视为国计民生的基础。 今年,席卷全球的疫情让农业因粮食安全而受到关注。 事实上,近年来,我国通过乡村振兴战略等一系列举措,大力推进农业现代化。 无论是城市周边的小农场,还是农作物主产区的大片土地,农业生产方式正在发生数千年来最显着的变化。 这种趋势必然促使农民逐渐脱离简单劳动力的角色,需要更多技术技能的支持。 农业现代化进程中,对农民这个主力军的能力和素质有哪些要求? 教育界如何应对? 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一百多户人家,种地的只有六七个人

北京市顺义区种粮大户薛欣欣,与土地打交道已经十多年了。 当年,她在亲友的一致反对下,放下了建材加工生意,回到村里帮父亲种地。

“当时土地比​​较分散,我们开着播种机为每户人家播种,20户人家要换不同的种子20次,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浪费在换种子上。” 薛心银当时就想,如果把分散的土地集中起来,可以大大节省时间、成本和人力。 十几年后的今天,薛新银组织150余名社员成立了合作社,耕种了4000亩农田,购买了40多台大中型农机具。 “现在六七个人就完全有能力管理田间生产了。未来,我们计划试点无人收割机。” 薛欣欣说道。

2010年前后,在外地工作的朱春华注意到,国家出台了一系列促进土地流转和适度规模经营发展的政策。 这让朱春华觉得规模化种植潜力巨大,于是他回到家乡,承包了200多亩土地专职种田。 这200亩地不再是“看天气”了。 朱春华主动学习农业技术,购买了大量新型农业机械设备,承包第一年就赚了12万元。 尝到甜头的朱春华越发干劲,承包的土地越来越多,目前已达到1100多亩。

“农业规模化经营逐步取代以家庭为单位的传统农业经营方式,是农业现代化的必然选择。” 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朱启珍说。 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提出,要坚持品质农业、绿色农业,聚焦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推进乡村振兴战略。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管理体系。 提高农业创新能力、竞争力和全要素生产率,加快从农业大国向农业强国转变。

“加快培育高素质农民队伍,既是乡村振兴的必然要求,也是广大农民实现自我发展的内在需要和愿望。” 在去年底举行的全国农民教育培训发展论坛上,农业农村部副部长张桃林表示,一方面,我国农业劳动力平均年龄为53岁2018年,比10年前增长了6.8年。 老龄化趋势十分明显,需要加快提升其综合素质和生产经营能力。 另一方面,对于土生土长的中青年农民来说,他们肩负着农业转型升级的新使命。 他们需要更多地依靠有效的组织来与市场充分对接。 他们迫切需要创新培养方式,将他们培养成市场导向的复合型人才。

海归还丰富了农业劳动力。 统计显示,回国人员总数已达740万人,每年新增100万人以上。 张桃林认为,对于返乡群众来说,迫切需要帮助他们熟悉农业产业特点,补齐农业知识短板,提高他们创业成功率,带动更多人才返乡。

懂技术、善于管理、有生态环保理念

水肥一体化灌溉、测土配方施肥、土壤温湿度智能检测……近年来,各种新技术在薛欣欣的农田里轮番上阵。 在享受科技带来的便利的同时,一种技术恐慌感时常降临在他身上。 薛欣欣来了。 随着合作社不断发展壮大,如何帮助社员扩大销售,将农产品带到更多人的餐桌上也成为困扰薛欣银的问题。

“作为新时代的农民,不能乱来,要用新知识、新技术武装头脑。” 利用下田时间,薛心音主动报名参加了各种培训。 她还到北京农业职业学院系统学习农村管理。 知识技能。

农业农村部相关负责人介绍,我国已形成1600万人的高素质农民队伍,为现代农业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但面对5亿多的庞大农村人口,高素质农民比例明显偏低。

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的全国农业普查主要数据公报显示,2016年,全国农业生产经营人员中具有大专以上学历的仅占1.2%,其中初中及以下比例最高。 另一组数据显示,2018年,农村居民具备基本科学素养的比例仅为4.93%,远低于8.47%的全国平均水平。

2019年,中共中央印发的《中国共产党农村工作条例》明确要求“培养一支有文化、懂技术、懂业务、善于管理,培养更多本土人才。”

“这明确了高素质农民培养的目标和方向。” 在朱祁镇看来,高素质农民不仅要熟悉农业生产规律、掌握先进技术,还要掌握现代市场理念,创新农业经营方式,努力开拓农产品销售市场。 。

近一两年,薛新银利用所学到的营销知识,实现了小麦、山药、黑花生等农作物的深加工,打造出主打产品,并注册了“硕风雷”、“江干河”等农产品商标。 朱春华从未停止过学习。 通过培训,他了解了绿色农业的发展理念以及市场对无公害、绿色食品的需求。

“过去都是‘灌水施肥’、‘猛药’。 自从改用有机肥后,田里的土壤变得更加疏松、松软。 稻田里有很多小龙虾和蚯蚓。 水稻长得更好,病害也更少。 ,产量更高。”近一两年,朱春华的农场已成为绿色优质高效农业示范基地,还成功申请了绿色食品认证。

在朱祁镇看来,农业现代化不仅仅是技术的现代化,更是可持续发展理念的树立,高素质农民情怀和农业责任感的培育,“三农”情怀的培育。和农民”,追求生态、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 马路。

高素质农民需要系统的职业教育

尽管忙于种地,朱春华每年仍抽出20多天的时间进行培训:“这几年,很明显培训的机会越来越多,以前只有政府组织的短期培训。”街头,但现在可以去大学和科研院所,培训地点也从南京扩大到浙江扬州、德清等地。”

其实,这并不是朱春华的个人感受。 国家政策持续发力促进农民培训。 自2012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大力培育新型职业农民”以来,2013年至2020年中央一号文件都对农民培育工作进行了部署。 培训对象不断扩大,培训主体多元化,奖励支持政策落实也逐步完善。

“近年来,国家对农民培训给予了大力支持,培训体系日趋完善。但在具体操作层面,农民培训还有待进一步完善。” 朱祁镇认为,一些地方的农民培训仍不同程度地重理论、轻实践。 问题包括“脚踏实地”的方法不够、培训资源管理分散等。

中央农业广播电视学校在江苏、广西的一项调查显示,当前培训对象选择需要更有针对性,学员的需求没有得到充分挖掘,酒店式和理论培训脱节。该行业仍然存在; 课程设置以传统农业为主,较少关注新产业、新业态。

“高素质农民不是靠几次培训就能培养出来的,需要为农民提供系统化、专业化的职业教育培训。”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高级讲师赵志磊说。 2019年,农业农村部、教育部启动《提高百万高素质农民学历行动计划》。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高职院校扩招200万人的任务,为农民考入高职院校提供了更多可能。

北京农业职业学院教务处处长杨永杰表示,职业院校是培养高素质农民的主力军。 他们在师资、课程、平台等方面具有优势,特别是有能力对农民进行系统化、专业化的学历教育。 ,有利于全面提高农民综合素质和自我发展能力。

在高等职业教育扩招的背景下,今年各地出台了一系列鼓励职业院校培养高素质农民的政策。 安徽省明确提出建立职业院校农民高素质培训长效工作机制,全面落实农民高素质培训补贴政策,按规定对职业院校提供培训补贴。 山东省提出探索农民培训与成人职业教育对接培养机制,鼓励培训机构与职业学校对接,培训过程中组织有学历要求的培训学员与职业学校对接,建立培训学时和学分转换机制。

现代农民应建立终身学习账户

去年7月,薛新银顺利拿到北京农业职业学院的毕业证书,从此他有了新的身份标签——农民大学生。 在她看来,这次学习经历让她收获的不仅是农产品营销策划、品牌管理等实用知识,更重要的是开阔了视野,改变了发展理念,获得了可持续发展的能力。 薛新银在老师的启发下,建设了农业科普基地,为中小学生提供了体验农业生产活动的平台。

“当休闲农业、创意农业等新业态成为北京农业新增长点时,京郊农村发展需要大量高素质人才。” 杨永杰介绍,2016年,北京农业职业学院开始实施高素质农民学历提升工程。 在农村管理专业的基础上,开设休闲农场管理、家庭农场经营与管理、农民合作社经营与管理等7个专业(方向)。 针对农业生产季节性较强的特点,学院创新灵活教学机制,实行3/3,即集中面授、网络教学和现场巡回指导各占1/3教学时数。

如何提高培训的针对性和准确性也是职业院校面临的新课题。 “为适应现代农业发展特点,突出产业导向,学校还对课程设置和教学内容选择进行了调整。例如,生产技术课程比重下降,智慧农业等模块化课程并增设了电子商务。促进学生商业管理水平的提高。” 杨永杰说道。

针对近年来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不同程度出现的“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不少职业院校增加了金融信贷政策、农业保险政策等培训内容,并推出了具体的农业经营主体培训内容。优惠政策及办理流程。 农民欢迎。

“以前我只专注务农,不知道国家针对家庭农民推出了很多优惠的金融政策。” 朱春华告诉记者,他通过参加江苏农林职业技术学院举办的青年农民培训班,成功申请到了多项补贴。 项目。 让朱春华没想到的是,培训结束后,老师多次来到田间地头,指导他如何控肥减农药、稻田除草除草,帮助他解决农业生产中遇到的实际问题。过程。

江苏农林职业技术学院继续教育学院副院长杨军认为,短期培训不应仅限于短期培训。 要加快信息化步伐,搭建农民培训信息化平台,通过在线学习、远程诊断等方式及时解决生产中的问题。 企业经营过程中遇到的问题。 同时,要进一步整合专家资源,打造高素质农民培训师资库,既包括理论基础扎实、熟悉国家政策的知名专家,也包括实践经验丰富的本土专家。

“高素质农民的培育不是一个部门就能完成的,需要多部门通力合作,广泛动员社会资源,建立高素质农民培育的长效机制。” 赵志磊建议,建立教育、农业、人类社会农业部等部门共同支持的大数据共享平台,实时更新农业人才需求和现代农民的种植资源信息。 探索建立现代农民终身学习账户体系,使学习成果可追溯、可查询、可兑换。